欢迎访问:色久久钱综合一本到88-一本道加勒比在线dvd-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第一次跟女生睡

第一次跟女生睡

睡觉这东西,容易出事。

  怎么说呢?一个女孩,一般不会随便跟一个男孩同睡一张床或一间房的。但

  也不一定,玩到比较熟的时候,男男女女睡在一块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比如,几个男女同学聊得很迟,有人回家不便。比如有异性朋友自外地来,除了你的窝,没其他地方可去。总之,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女孩本来跟你没啥了不起的关系,突然间却必须跟你同睡在一起了,哈哈!

  这时候,问题来了,男女同睡一间房或一张床,会发生什么事?

  有人说了,那还不简单,关了灯就扑上去呗。呸!不是那么容易!即便有了外部条件,男女之间,要突破那道防线,还牵涉到很多心理以及生理上的问题。

  OK,说说我自己吧。我曾不下五次跟女孩同睡,却没有发生那种故事。当然,发生故事的次数也不少。

  这里先说明一点,这些跟你同睡一屋或一床的女孩,不是指你的女朋友或情人(如果是,连灯也不必关,你扑就是了),而是指单纯的异性,跟你关系或近或远,也许是女同学,也许是女同事,也许他妈的干脆就是当天认识的。

  嘿嘿,同睡一张床。

  18岁以前,我基本上还没有运气和本事,把异性留在自己屋里睡觉。第一次是我的一个外地高中女同学,一向把我当弟弟看的。也许她根本没把我视为「男人」这个东西,那次她来我们县,晚上就留在我的地方住了。

  我住的地方是我父亲学校的宿舍,我父亲调到另外一所重点中学去辅导高考学生,人虽然离开了这所学校但是为了吸引这些优秀的教师可以回来所以房子还在,我因为留在当地上学,一个人住着前后两进的单元房。周围住的全是我父亲的同事,跟我都不是很熟。

  我这个姐姐同学来我这玩了一天,从早上到傍晚,还没有回去的意思,我心里就有股莫名的兴奋:看来她要在我这住下了。

  我跑上跑下,殷勤得很。一会儿打水,一会儿买方便面。还狠狠心,买了一堆女孩爱吃的乱七八糟小零食。

  晚上,我们开始下跳棋,接着聊天、听音乐。不知为什么,两个人都一直没提晚上怎么住的事。终于,夜已经很深了,周围全睡下了。我和她都困得不行。

  这时她提出来了:「晚上我睡哪里?」

  我装傻:「睡这里呀。」

  她眼睛一下变锐利了:「那你睡哪里?!」

  我有些尴尬,开玩笑说:「跟你一起喽!」

  没想,她断然坚决地说:「不行!」

  我只好说:「无所谓,我怎么都行,趴桌子上也能睡!」她沉思了一下,看了一眼屋里,声音变柔了些:「那不累死你呀?你旁边没有认识的人一块挤一挤吗?」

  我说:「不方便,再说,都这么迟了,别人早睡下了。」我有些感到委屈,白天我们聊得很开心的,也半开玩笑的闹得很亲近,我本以为―――还好,她也没坚持,我算在屋里留下了。但经过这么一波折,我的单纯美好的幻想给泼了盆冷水,信心大受打击,只想毫无企图的挨过这么一夜。

  可是,后来的演变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实际上,在学校时,我对她就很有好感,她是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身体发育比较成熟,是我接近过的少数女同学之一。她的手拍过我的脸蛋,抓过我的胳膊。我曾对她鼓挺的胸部产生过好奇。但双方都没有到滋生男女爱情的地步。

  即便今夜,我的兴奋,也是朦胧的对异性本能的好奇占了大多数。

  开始,她说要洗脚,她将鞋袜除下,露出光脚丫,我给她端来了一个脏兮兮的盆子,她惊叫一声,不肯把脚放进去,只说:「天,脏死了,你平时就用这个啊?!」

  我很不好意思,将盆子拿到走廊刷了又刷。半夜了,四周静悄悄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听她说:「喂!你没有其他盆子啊?」我醒悟过来,赶紧把洗脸的盆给敬献了。看着她把光润肥软的脚丫放进去,小心翼翼地揉搓着,像对待珍藏爱护的宝贝,我才知道女孩子身上的任何东西都跟男孩不一样,又娇气又宝贵。那种对异性的异样感觉又升起来了。

  想到一个女孩在自己屋里做着平日她们睡前做的一些事,我更是莫名的兴奋,即使什么事也不发生,仅这种体验已让我觉得收获非小。洗完脚,她不用我的擦脚布,举着光脚丫,晾着,一边跟我说着话。深夜里说话声不敢大,悄声静气,听起来特别温馨甜蜜。屋里虽然灯光大亮,我却完全进入那种暧昧的两人世界的氛围了。她什么也没表示,我裤裆里却热乎乎的,滚烫地硬起一根,竭力不让她发现。

  她晾干脚,突然欢呼一声,把脚伸到我的被窝里去,调皮地冲我笑了笑,命令我:「转过身去,不许偷看!」

  我心一大跳,竟想:「她要脱得光光的吗?」

  一会才知道,她只脱了件外衣,连外裤都没脱。饶是这样,她水红色内衣裹着胸乳的样子,已显得十分性感,胸腰的曲线露出来,尤其是两个肩膀特别娇小柔弱,让我惊奇的看到女孩的另一面。

  她扯过被角,先仔细检查了一番,确信我的被子还算干净,才遮上身。她一躺下,从我站着的角度看过去,她脸鼻的面容又展现出与白天不同的风貌,显得十分诱人。我第一次知道躺着的女人,会让人犯罪!

  说不清具体过程是如何渐渐发生的,总之,她不让我关灯,我看了一会书,实在困得不行。趴在桌上眯了一会,哪能睡得着?我几次走来走去,她一下就睁开眼了,看来她也没睡着,不知是不放心我,还是其他原因。

  后来,我忍了半天,终于说:「姐耶,我趴着睡不着。」她鼻腔「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主动将身子往床里挪了挪。我心一下亮了,似乎看见一条路,通往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鲜花铺地,全是芳香和柔软。

  我小心翼翼的躺在她让出的地方,也不敢脱衣服。僵直的躺着,无穷无尽的幸福淹没了我。久久的沉浸在新鲜动人的感受中。

  许久,她含糊的声音:「关灯吧,刺人眼睛。」我不敢搭腔,默默地爬起身,将灯熄了。黑暗中,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无比美好的地方,我的来之不易的地盘。我暗暗地想着,或者是期待着——一定会发生什么!

  黑暗中,她的芳香传过来,我甚至能闻见她后背的柔软。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清醒得如皎洁的月亮。我知道她也没睡着。

  真正的开始,是我偶然间压到了她的头发。她将头发从我脑袋下抽回去,依旧背对我睡。我的忐忑不安的爪子,悄悄伸过去,摸着她的长发,喉咙里发声:

  「姐呀,你的头发真好,好柔软,摸起来好舒服。」没想她一点没生气我玩她头发,还慢声慢气地说:「是啊,她们都说我的头发―――漂亮!」开始很有些娇柔细气,尾音调皮骄傲,与她平日脆脆的朗朗的声音不一样。

  我登时咽了口口水,更加大胆玩她的头发,甚至摸到了她的发根、脑门,又顺着头发轻碰着她的脸颊。

  她没有吭声,我一下猴急了,将上身抬起,脸探在她脸颊边,试探地说:「亲一个。」

  她说:「什么呀,不——行。」手推过来,在我脸上。

  我已经有些无赖了,将脸埋在她脖颈处:「好香呀。」她扭了扭肩膀,抗拒不是很强。欲望在那种半推半就中腾然攀升,我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坚硬和粗大。像展示自己一般,我将腹下向她贴过去。

  坚硬送出去,柔软传回来。她的腰身比我想象的要柔软动人百倍,我忍不住将她的后背使劲搂进怀中,瞬间一股充实畅美的感觉填满我整个心胸,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作「销魂」!

  她轻「啊」了一声,在我怀里停了片刻,突然坐起身:「这样不可以!」我跟着坐起来,贴着她的后背,将嘴凑在她耳边:「我不会碰你,就抱一抱嘛。」

  她犹豫了一会,重新躺下,我既跟她达成默契,理直气壮地将她搂进怀里。

  手在她胳膊摸着,滑下去,捏住她的手掌:「好可爱哟,你的手,这么小,这么软。」

  她任我把玩她的小手,我听到她的呼吸声渐渐不均匀起来,实际上我故意用坚硬的阴茎一直紧贴着她的屁股。她穿着弹力裤,相信能充分感觉我的火热和坚硬。

  渐渐地,我的手先落在她腰侧,轻轻抚摸,又悄悄勾开她的内衣,摸到她赤裸的腹部肌肤。她软堆堆的腹肌又让我吃惊不小,我惊异地说:「平时这里看上去那么瘦,没想到这么多肉。」

  她轻声说:「女孩子都这样的。」

  我说:「是吗?」一边跟她聊着,一边手越滑越高,到了她胸罩边沿,游移了一会,手指尖试探地挤进她胸罩下,她乳根的界限非常分明,与其他地方相比明显的鼓涨起来。我像发现了新大陆,整个手掌硬挤进去,就要把握它全部的形状。

  她将手捂在乳房上,喘气说:「可以了,不要好么?」我怕激怒她,「嗯」了一声,先作战略撤退,在她其他不设防的地方尽情地遨游,前腹,腰侧、后背、弱肩,最嫩的是乳侧腋下的肌肤,微微有些褶皱,充满女孩子隐秘的幼嫩。

  整个将她搂进怀,又掌握了她看似丰满,实则娇小的本质。我心中满是感激之情:她让我了解到多少女孩身子的秘密啊!于是我在她脸颊神情地吻了一下。

  这一吻,带着敬意和怜爱,我相信她也感觉到了,所以默默地接受了我的表达。

  试探了多次,我对她的乳房依旧没有放弃,当我再次将手掌隔着乳罩覆盖在她的乳房时,她没有抗拒。我就用两只手掌,团着她的乳房挤捏,听到她微微的呻吟声,我更加狂乱了,将她整个身子抱了起来,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去,像揉捏面团一般,千变万化,将她的乳房变成无数形状,有一下用力了,听她娇声说:

  「痛!―――」

  我登时像苏醒的一座大山,整个身子高起来,压上了她。这种类似男上女下性交的姿势,更是让我兴奋,我的唇狂乱地在她脸上乱亲,乱咬。两个人都越来越激动,她搂着我的手也越来越紧,一时喘息声大作。我不管不顾,胡乱扯着她的裤腰,她忽然醒过来:「不要!不要!」

  我停下动作,看着她,直喘气。她也喘着气。都处在爆发的边沿,当我又一次扯她的裤腰时,她的手盖在我掌上,用恳求的语气:「真的不行,会出事!」我说:「不会怀孕的。」她一下冷静下来,说:「你怎么知道?!不行!」我听出她的坚决来了。只好躺下说:「那我摸摸你的乳房,总没事吧?」她让步了:「唔。」

  我理直气壮地:「解开来,碍手碍脚的。」

  她害羞说:「你来解!」又有些调皮了。

  我弄了半天,找不到门路,急得乱扯。她吃吃笑,就是不帮我。我终于找到后背了,老了解不开,说:「怎么搞的嘛。好复杂的样子。」她轻轻一笑,手伸到背后,一碰就开了。

  我对她的崇拜不下神人:「利害!」

  在她娇笑声中,我如愿以偿地真真切切摸到了她裸露的乳房。

  第一次,和女孩同睡一床,我品尝了女孩特有芬芳和甜美,却没有实质「故事」发生。我后来总结:啊,不够心狠。同时不免心里甜滋滋:倒也不错。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寝室催眠 下一篇:我是美食家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